今天的新生代农民工什么样?

  他们是活跃在我们身边的快递及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是凭口碑走俏、供不应求的家政服务大姐;也是在现代化生产车间里组装汽车、操控数字机床的产业工人。他们更倾向于从事服务业,更频繁地更换工作,时兴有能耐的返乡自主创业……这些相关特征频繁引发热议。

  新生代农民工“新”在哪儿?在经济转型过程中,他们如何与社会互动?中国劳动学会相关课题组开展的一项基于“百企万人”的调查,勾绘了一幅新生代农民工的群像。


  新技能

  产业转型倒逼手艺升级

  “中国农民工规模之大、贡献之大,在新中国壮丽70年中是浓墨重彩的一笔。”采访伊始,中国劳动学会会长杨志明这样强调农民工群体的重要作用。

  许多人对农民工的印象还停留在工厂流水线的操作员,实际上,他们中不少已是在“生产车间组装奔驰、宝马的现代工人”。

  在富士康、北汽、中铁工盾构机组装、海尔智能空调、大连光洋数控机床等企业的一线生产操作中,70%以上员工是来自职业技术院校的农民工;在东方汽轮机精焊大师工作室,60%的技师也是新生代农民工——调查数据显示,先进制造业是规模化吸纳农民工技工的主阵地。

  在建筑行业,以构件预制化生产、装配式施工为主的新型建筑业也在拓展新生代农民工进入技能型现代产业工人的渠道。调查显示,2018年,中国建筑业从业人数5563万人,80%是农民工。其中中建、中铁建、中铁工、中电建、中交建五大建筑央企吸纳农民工约400万。在赴海外施工的建筑业农民工中,技工、技师约80万,占到赴海外农民工的80%以上。

  技能,是今天谈论新生代农民工难以绕开的词汇。

  一方面,产业升级推动着新生代农民工朝技能化方向转型。杨志明指出,农民工正面临着由原来总量不断扩大的人力资源优势向技能素质不断提升的人力资本优势转变的过程。2002年到2012年,在经济快速扩张的这10年中,农民工大量进城的外溢和城市大量用工的内需交错,大批农民工来不及学习技能就被吸引到中低端岗位。但这种状况已经成为过去。2013年以来,经济增速放缓,产业结构从低端加速转向中高端,新生代农民工也亟需提升技能来适应岗位需求。

  另一方面,农民工就业正从总量压力为主向“两难”结构性矛盾突出转变。杨志明分析,一是农民工供给有限性导致普工招工难,二是技能人才短缺性导致技工招工难,且这种困境正从东部向中西部扩展,从季节性向常年转变。2018年第四季度,各技术等级或者专业技术职称的岗位空缺与求职人数的比率均大于1.7,迫切要求新生代农民工加快技能提升来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变化。

  新渠道

  更加青睐现代服务业


请求付款中...
可试读前20%的内容, ¥ 2.00 阅读全部!
Copyright © 2019-2029 北京易连天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9475号-1
免责声明:凡本网站转载的文章 、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如本网站无意中侵犯了某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删除。